當前位置:小珍小說 > 曆史 > 薛淩程天源小說 > 第2059章 唉聲歎氣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薛淩程天源小說 第2059章 唉聲歎氣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-這時,鄭多多的手機響了!

鄭多多瞥了一眼,連忙扯出一個大大笑容,將手機放在耳朵上。

“喂?老婆,玩得開心嗎?放心放心,兒子好著呢!對啊!喝完奶喝完水,玩得正開心呢!安啦!我帶娃你大可以放一百個心。”

片刻後,他的臉色以肉眼可見變了變,嘴角的笑容漸漸從僵硬隨後慢慢消失,隻剩一臉生無可戀。

“老婆,你冷靜一點點……不,你仔細想一想。媽現在還在鐵頭那邊休養中,你現在出差合適嗎?你一去好幾天,兒子該怎麼辦?單單靠保姆一個人在家帶他,我們怎麼放心得下。而且,保姆她下午請假了,說是不舒服要去看醫生。我——我哪裡知道她得什麼病,我又不是扁鵲可以望聞問切。”

“哦哦?那可不行!她說晚點跟我聯絡,如果能來上班,她會繼續回來上班。我看她臉色不怎麼好,就給她放了兩天假,讓她好好休息。不——不是!那我也冇法子呀!她生病了,也不知道會不會傳染給孩子,要是孩子跟著病倒,那可就糟了。還是給她放假好些。”

“重新請一個?哪裡放心得下呀!現在的保姆稍不注意就會虐待孩子,除非家裡有其他人在,或者是相熟的保姆,不然怎麼行。再說了,現在急巴巴的,你讓我上哪兒找一個放心得下的人?”

“老婆,要不——你們公司那麼多領導層,要不讓其他人去吧。出差學習固然重要,但現在你實在走不開呀。緩一陣子,等媽回來了,你再找機會出差吧,好不好?”

“我?我——我怎麼會這麼想!我的事業固然重要,你的也一樣重要。我一向都是這麼想的。不過,我不能不去上班呀,集團那邊那麼多事,我一天不上班,大多數事情都會轉不開。不不不不!我們的事業一樣重要,我哪裡捨得讓你犧牲——都重要,都重要。”

說到這裡,鄭多多的臉色有些臭。

“老婆,你怎麼突然這麼不講理?我哪裡捨得讓你回家當家庭主婦不工作,我要是這麼想,早就攔著你不讓你去讀研了。我身邊一大堆女強人,我怎麼會有那種傳統男人的不公平思想。我……等等!一碼事歸一碼事,我隻是讓你暫時彆去出差,因為保姆臨時生病了,不然冇人看孩子呀。”

鄭多多眉頭緊皺,轉而暗自翻了翻白眼。

“行吧行吧,你要出差就去吧。孩子你不帶,我就將他暫時寄在馨園這邊幾天,拜托淩淩姐幫咱們帶兩天。”

語罷,他將通話掛斷了。

薛揚和程煥崇見他的臉色臭得要命,對視一眼後,都十分理智選擇不再嘲笑他。

鄭多多將手機丟在一旁,躺在彩色軟墊上,長長歎了歎氣。

“讓她去追求學業和事業,孩子就兼顧不上。她自己說了,孩子要媽媽爸爸陪伴,這樣對孩子的身心健康好。她還說,女人不該為了家庭和孩子放棄自己的事業和夢想,不然遲早會後悔。她還說,女人要不是冇有家庭和孩子拖累,也一樣能在職場上叱吒風雲。”

“嗤!”薛揚忍不住冷笑:“還不是你把她保護得太好了!她在你手頭乾活的時候,不需要應酬,不需要去拉業務拉投資,完全不知道那些肮臟噁心的職場伎倆!等她認清楚現實的殘酷後,她會收斂一些的。”

程煥崇睨了一眼薛揚,讓他少說兩句。

“小佟姐她非常聰明,能力也非常好。隻是她……她想事情容易理想化一些。另外,剛剛畢業的人,多半都是她這樣子的心態。她四周的環境和人都如此,也怪不得她會這般想。”

鄭多多搖頭:“不是,也有一些很冷靜很現實的年輕人,隻是這幾年我把她保護得太好了。她在小城市長大,家庭環境非常單一單純,父母親一個很文藝一個很老實。後來,她剛離開校園就來集團實習,淩淩姐護著她,我也護著她,給她機會成長的同時,也幫她擋了許多麻煩。後來她順利考研,總自我感覺良好。可她不知道她的起點那麼高,是因為她是站在我和淩姐的身邊。”

程煥崇壓低嗓音:“她隻是需要一些時間……我們都差不多年紀,年少容易輕狂。這樣的話,可不是我一個人說的,是很多年輕人共有的通病。”

“你們可不會。”鄭多多撇撇嘴:“淩淩姐不會幫你們擋住所有麻煩,而是你們自己去麵對,不行了再來找她。你們一個個都自行創業,然然也是在外頭當了幾年醫生,纔去集團科研部工作,一步步走上巔峰。小佟不一樣,她總以為集團這個平台是她的能力。現在不管走到哪兒,人家都畢恭畢敬喊她‘總裁夫人’。她不知道彆人對她的阿諛奉承並不是因為她是她,而是因為她是我老婆。”

薛揚撓了撓短髮,低聲:“我覺得吧。你就徹底彆管了,讓她去外頭跌幾回,她就能認清現實。現實是殘酷的,不讓她自己去麵對,她永遠不知道究竟是有多麼殘酷。”

“是。”鄭多多歎氣答:“淩淩姐也這麼說,我現在也是這麼做。隻是——孩子真的顧不過來。”

程煥崇道:“如果不行,就帶過來這邊。我們這邊人多,孩子的用品應有儘有。等保姆的病好了,阿春阿姨回來了,一切又能恢複如常。”

“希望吧。”鄭多多苦笑:“媽不在,家裡就跟亂了套似的……家裡現在真的離不開她。”

薛揚忍不住安撫他,低聲:“孩子小時候忙一些是肯定的。不過,等到他們能上幼兒園了,就能輕鬆好多。早上送過去,傍晚接回來,白天上班時間就解放出來了。”

“熬吧!”鄭多多歎氣:“熬多一陣子,可能就會好起來。等她清醒些的時候,我還得幫她收拾爛攤子。”

“必須的。”程煥崇憋笑:“誰讓你是她老公呢,對吧?你要是那時候還不幫,她非跟你鬨不可。”

鄭多多一聽,再次唉聲歎氣。

,content_num-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