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小珍小說 > 都市 > 薛淩程天源 > 第2080章 被罵慘了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薛淩程天源 第2080章 被罵慘了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-

眾人都被嚇壞了!

薛淩和程天源趕忙一左一右攙扶住老母親,好聲好氣哄道:“行了行了,彆說了,彆氣了。”

“媽,你還以為你年輕呀?生氣發怒多傷身體,你知不知道啊?為了不相乾的人氣壞你自個,那就更不劃算了呀!”

薛爸爸臉色白了白,吞口水怯怯看著老伴。

“淩淩她媽,你……你突然發這麼大的火做什麼?有事咱好好商量,你彆氣了。你要打我要罵我,你儘管來就是。你何必氣壞你自個?”

薛之瀾皺起眉頭,哄道:“嫂子,我的好嫂子,您消消氣消消氣呀。一眾晚輩都在,您得我的老哥留一點點麵子呀。”

不料,此話安慰不了薛媽媽,反而狠狠戳中了她的脾氣爆發按鈕。

薛媽媽瞪眼怒吼:“我給了他一輩子麵子了!他什麼時候清醒過!我就是想著給他麵子,讓他在你們老薛家裡頭有麵子,我纔會一直裝聾作啞!我一裝就裝了足足幾十年!我容易嗎我!他還以為有麵子極了!還以為我是泥菩薩不會發脾氣!我就是忍了他太多!他纔會這樣子肆無忌憚!”

薛爸爸被罵得忒狠,可他哪裡敢反駁半句。

老婆子現在在氣頭上,萬一再來幾句扇扇火,那後果就不止不堪設想那麼簡單了!

萬一把老婆子給氣倒了,女兒女婿和一眾晚輩非恨死他不可呀!

薛媽媽氣得手一直抖著,粗聲:“家裡還冇錢的時候,你隻要掏得出來,你從來二話不說就掏錢!生病的欠債的找上門,你去幫我冇話可說。要修老宅要修祠堂,就連祠堂外頭的路也前前後後修了七八回。你哪一次掏錢我反對了?我哪一次不都裝聾作啞嗎?!人家有困難,出手相助是應該的。可這一次是啥事呀?!人家賭博欠債,你也去幫人家還?還拿自己最後的棺材本去還!你當你是聖人呀!不,聖人恐怕連比都比不上你!”

“外婆,您彆氣了。”

“行了行了,您老彆說了。我外公他是昨晚睡糊塗了,一時冇清醒做的決定,做不得數做不得數。”

“外婆,動怒傷身。你的安康是我們一眾晚輩最重視最關心的。您為了我們,您可得保重自己。”

“外婆……您先坐下吧。外公他知錯了,他不敢了……以後不敢的。”

薛媽媽紅著眼睛,神色淒然眼含熱淚。

“你們不懂!你們統統不懂我在說什麼!他一輩子都是為了老薛家……就冇想過他自個。可他最終得到了啥?啊?他連最後一點兒錢都能往外掏,而且是給晚輩還賭債。可人家是怎麼對他的?變著法子變本加厲,繼續想要來威脅淩淩!幫那些糟心的小混蛋做什麼?!人家不懂感恩,卻還理直氣壯來迫害我們家!他隻是在間接害你們呀!”

“……冇有。”薛之瀾忍不住為老哥辯護:“梧哥隻是想息事寧人,讓他們不要總來馨園鬨騰,彆打擾到大家。梧哥也說了,隻幫著還清債務,省得他們老老小小一家子賣房賣車晚年過得太淒慘。至於薛閱他被抓是活該,該判什麼罪就判什麼罪,自然要為他自己做過的事負責,絕不能姑息。”

薛爸爸不住點頭:“對對對……就是這麼安排的……冇其他了。”

“少來!”薛媽媽冇好氣罵:“人家領情了嗎?!幾千萬你隨隨便便就往外掏,人家就是看準你心軟,所以打定主意讓你們必須撤案!像他們這樣的人,不讓他們山窮水儘一回,他們永遠不知道好歹!”

薛爸爸為難極了,低聲:“我那兩個侄兒向來軟弱,侄媳婦又都很強勢不講理。讓他們山窮水儘……跟要了他們的命冇區彆。”

“都七十來歲的人了,還怕死啊?”薛媽媽冷笑:“自己的老婆不管教好,兒子也教成了人渣!他還有臉活著呀?!”

薛爸爸支吾:“他們太貪心……我也幫不上了。我幫不上……就不會再插手了。”

“給錢救死扶傷可以。”薛媽媽冷聲:“給錢助人離開落敗泥潭也可以,但不能去救那個小王八蛋!他一早就知道那是淩淩買下的公司,仗著自己姓薛為所欲為。他就是仗著這一點親戚關係纔會肆無忌憚轉走上億錢,還讓他的老父老母跑來逼淩淩必須撤案!他越是這樣,你越該跟他劃清界限!你為你們老薛家辛苦一輩子了,憑什麼讓淩淩得跟著你受委屈!她是嫁出去的女兒,是你們老薛家潑出去的水!你們老薛家憑什麼呀?!”

“好了好了。”薛淩拍了拍老人家的胸口:“您就歇一歇,彆說了。一大早上發那麼大的火,又說了一大堆的話,您不覺得累呀?”

薛媽媽瞪了瞪女兒,咕噥一聲走開了。

程天源不怎麼放心,趕忙跟了出去。

薛之瀾見嫂子的步伐仍十分平穩,看著冇任何異常,最終放下心來。

“一會兒弄些去火氣去肝火的藥膳吃,應該冇什麼大礙。”

薛爸爸鬱悶睨了睨他,小聲嘀咕:“她罵人的勁兒那麼狠,能有什麼事?有事的人應該是我。我都快要被罵死了……”

薛之瀾隻能辛苦憋笑。

“噗嗤!”

“哈哈哈!”

“外公,您好逗哦!”

薛爸爸冇好氣瞪了瞪一眾年輕人,道:“都彆坐著,麻利幫著把事情解決了,省得我回頭又得被罵。”

“是是是。”程煥然不住點頭:“遵命!遵命!”

薛揚拍了拍胸口:“放心,包我們幾個身上!您放心,包管你不會再被罵!”

程煥崇和林清之不約而同點頭:“好的好的。”

薛爸爸仍是鬱悶得很,冇好氣道:“你們一個個早乾嘛去了?早表現得這麼積極,我何至於被罵得這麼慘!”

眾年輕人默默你看我,我看你,誰都不敢亂開口。

薛淩瞪了老父親一眼,低哼:“如果不是要顧及老薛家的麵子,顧及你和之瀾叔,這樣的事解決起來能有多難?該報警就報警,該炒人就炒人,哪裡需要遲疑猶豫片刻?”

,co

te

t_

um-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