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小珍小說 > 曆史 > 我有七個姐姐絕色傾城 > 第720章 黑寡婦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我有七個姐姐絕色傾城 第720章 黑寡婦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-“凱撒,你攤上事兒了?”

“哈哈哈,怎麼跑的這麼狼狽?”

李牧跟著氣喘籲籲的凱撒,笑著問道。

凱撒雖然是個殺手界的頂級殺神,不然也不能認識李牧,但是,他擅長的類型是下毒,狙擊,跟蹤,製造意外,體力方麵,怎麼可能比李牧這種全能戰神強?

他有些喘不勻氣,擺擺手,示意李牧他要歇會兒。

李牧卻是笑著說道:

“怎麼樣?要不要欠我個人氣,我給他們都滅了。”

聽到李牧的話,凱撒一瞪眼睛,無語說道:

“彆!都是我家裡的人,你想讓我當孤家寡人啊?!”

一旁的陶土也是認識凱撒的,她吃了一驚,笑著說道:

“你還有家人呢?!”

凱撒無奈說道:

“我之所以乾殺手,是因為缺錢,我的家裡在歐洲有些勢力,我家老爺子不想讓我再繼續瞎混了,抓我回去繼承家族產業,彆提這事兒,煩心。”

李牧和陶土相視無語。

這就是傳說中的,工作不行,混的不好,就必須回家繼承億萬家產嗎?

見到兩個人眼神怪異,凱撒擺擺手說道:

“這麼看著我乾嘛?和你殺手界的天花板零比不了,我家和你的龍域一比,那就是小魚小蝦。”

顯然,凱撒對於自己的家事不願意多談,他笑著說道:

“我的事兒你不用管了。”

“倒是你,是不是很久冇上暗網了,大家都說你掛了。”

“你師父給你定那門婚事還記得嗎?”

李牧摸了摸鼻子,世界殺手組,前十的人就那麼幾個人。

其中,第一的死神,不知道男女,第二的法老,和他是競爭關係,金字塔是純殺手組織,經營點軍火和非法生意。李牧接單最少,但是出手就是百分百勝率,所以積分雖然第三,但是公認世界第一。

剩下的,第四就是李牧的師父高陽給李牧定的婚事,女殺手界的第一,號稱黑寡婦,來自鵝國,但家族勢力一直在歐洲發展。

對於伊莎波娃,李牧當時是比較拒絕的,這妞太狠了,實打實的殺手界傳奇人物,出於帶刺的玫瑰,有輻射的夜明珠,她接的任務,都是刺殺頂級難度的正要,幾個小國的王室繼承人,都是這麼冇了的。

伊莎波娃非常美麗,說實話,她的確是李牧所見過的禍水級彆美女。

如果說,李牧的七個姐姐,顏值都能登上世界百強美女的排行,那麼伊莎波娃的顏值,如果放在歐洲評選之中。那就是西方美女的天花板,比什麼暮光之城的女主角,吸血鬼日記的女主角,龍媽之流,都更為美麗。

隻要她願意,她完全可以成為世界頂級花瓶。

可惜,人家除了逆天的顏值之外,還是業界的頂級殺神。

李牧很害怕,和這個妞兒在一起,很快排名就會逆轉,從此李牧會成為曆史,而黑寡婦取而代之,直接成為第三殺手。

因為,他和伊莎波娃在一起,在睡夢中,就被對方乾掉了。

李牧微微一笑,詢問說道:

“她能有什麼事兒?當彆人小三被逮住了?”

聽到李牧開玩笑的話,凱撒以手撫額,笑著說道:

“她找你幫忙,不過根本聯絡不上你,於是對外宣稱,懷了你的孩子。”

臥槽?

李牧無語了。

這個該死的伊莎波娃,真是太狠了。

凱撒笑著說道:

“伊莎波娃可是被稱之為全世界最美的女人,她的美麗,連我都眼饞,作為你的未婚妻,你確定不管她?”

李牧有點頭疼。

不過還是不打算招惹這個催命鬼,笑著攤手說道:

“不管。”

“要上你上,彆扯上我。”

凱撒樂了,他就知道李牧的脾氣。

不過,還是說道:

“我聽說,你們龍域要轉行,或許你不知道,如果單論殺手的數量和質量,伊莎波娃的家族,可是有秘法的,戰鬥民族不是吹的,他們家裡,世界百強殺手,占了百分之五十,就連家裡培育的很多雇傭兵,都是超過人造戰士的水平。”

聽到凱撒的話,李牧陷入了沉思。

凱撒在路邊買了幾杯咖啡,分給兩人,一邊掏錢一邊說道:

“我還聽說,她之所以強,是因為掌握這歐洲古老的秘法,類似於超人類,很邪門。”

說完這些,凱撒拎著咖啡,笑著聳聳肩,擺手告辭:

“走了,就知道這麼多,碰到了隨便聊兩句,有緣再見。”

告彆了凱撒,李牧也有點猶豫。

他現在成為了神秘調查局的一員,對於超凡力量的認識有了更多的瞭解。

黑寡婦既然能夠加入暗網,一定是有著不為人知道的手段。

高陽的安排,一定有彆樣的深意。

李牧思索一番,隨即對陶土說道:

“看來得放一放了,手頭的事情先不管,我去看看伊莎波娃。”

陶土想了想,出謀劃策道:

“也不用那麼著急,伊莎波娃如果真的特彆需要你,肯定就通過龍域聯絡你了。”

李牧轉念一想,陶土說的也對。

剛剛看到凱撒,兩個人把克林姆頓和沈蔓歌丟下了,現在確實需要聯絡一下。

李牧拿出電話,給克林姆頓打了個電話:“你們在哪兒呢?”

“在華頓街,一間賭場裡。”克林姆頓說道。

“你們怎麼跑賭場裡麵去了?”李牧頓時皺了皺眉,下意識的,李牧不想讓沈蔓歌接觸那種地方。

“嗬嗬。一家老朋友開的賭場了,人家盛情邀請,我也不好意思不去,就來轉轉,你在哪裡?”克林姆頓問道。

李牧聽說是克林姆頓的朋友開的,心裡還微微放下了心,他不太想沈蔓歌接觸這些社會上的東西。

“我也不知道在哪裡?”李牧四下的看了看,剛纔是跟著凱撒一頓狂跑,誰知道這裡是什麼地方呢?

“這樣,你攔一輛計程車,然後到切爾夫人賭場來。”克林姆頓說道:“很有名的,計程車司機都知道的。”

“好吧。”李牧說完就掛斷了電話,然後對陶土道:“這些人居然跑到了賭場去,讓咱們過去看看。”

“切爾夫人賭場?”陶土聽後若有所思:“好像聽說過呢?”

“克林姆頓也說很有名,走吧,我們過去。”李牧說著,就攔了一輛計程車,和陶土向切爾夫人賭場的方向前去。

“我想起來了,切爾夫人是個很有名的人,在歐洲上流社會不比克林家族的勢力差幾分。”陶土忽然說道:“有一艘著名的遊輪就叫做切爾夫人號,每年都會邀請全世界的社會名流上船一聚。”

“切爾夫人號……”聽到這個名字,李牧猛然一驚,想起了什麼。龍域早幾年有過一個對手,搶奪的軍火生意,不就是歐洲切爾?

難道,就是那個切爾夫人?傳聞有著皇室貴族血統,甚至得到一個國家勢力支援的神秘女人?

“怎麼,你聽過?”陶土問道。

“第一次執行任務,就在切爾夫人號上。”李牧小聲的說道。因為這裡的計程車不像國內,是那種前後分體的。中間有隔斷,所以小聲說話的話,司機是根本聽不見的。

“任務……切爾夫人號上……莫非……”陶土一驚,轉頭看向李牧:“道爾斯克……是你乾掉的?”

李牧點了點頭:“那次我和黑寡婦第一次見,搶奪的獵物就是道爾,我當時差點給她乾掉。”

說到這裡,李牧有些自嘲的笑了笑:“差一點兒,就悲劇了。”

“不是吧?聽複製說,師兄你不是加入龍域兩三年,就和她有了婚約?”陶土有些驚奇,不是很相信。

“中間有些變故,她改變了她的相貌,所以我纔沒有認出來的。”

“原來是這樣。”陶土身為殺手,對易容這些事情比較容易接受。

車子停在了一座華麗的宮殿門前,這就是克林姆頓口中的切爾夫人賭場了。李牧付了車費,和陶土一起下了車,卻看到克林姆頓已經站在門口等著自己了。

這多少讓李牧有些意外,克林姆頓這種身份的人,尤其是在這種公眾場合,居然還是對自己十分尊敬,並不在乎外人的看法,這著實很難得。

“先生。”克林姆頓謹記李牧的囑咐,在外麵對李牧的稱呼由師父變成了“先生”。

“怎麼在這裡等我?隨便吩咐個人接我就行了。”李牧有些無奈的說道,克林姆頓親自接自己,這讓也變相的把自己變成了一個焦點。

“那怎麼行?”克林姆頓笑了笑,然後小聲道:“放心吧,師父,這些保安都不認得我。”

李牧點了點頭,與陶土一起隨著克林姆頓進入了賭場。上了電梯,來到了賭場位於最頂層的貴賓廳。

推開了一間房間的門,李牧和陶土隨著克林姆頓走了進去,就看到一個二十多歲左右的少女,正和沈蔓歌聊得不亦樂乎,而克林夫人則是坐在一旁,饒有興趣的聽著兩個女孩子聊天。

李牧進來以後,那個少女則是歉意的對沈蔓歌笑了笑,然後站起身來,迎向了李牧和陶土,落落大方的說道:“你們好,歡迎來到這裡,克林叔叔的客人。”

李牧微微一愕,這少女就是這裡的主人?她才二十出頭吧?難道,她就是切爾夫人?

看到李牧有些錯愕,克林姆頓連忙說道:“李先生,這位就是切爾夫人,賭場的主人。”

得到了克林姆頓的肯定,李牧纔有些尷尬的伸出手來,道:“你好,李牧,很高興認識你。”

切爾夫人似笑非笑的與李牧握了握手,然後抿嘴一笑:“怎麼?是不是奇怪我的年齡?”

“不是的,你誤會了,”李牧被戳穿了心事更加的尷尬:“我隻是好奇……”

“我的歲數確實已經有四十歲了,不過,這不影響我的實際容貌。”切爾夫人瞪了李牧一眼,對他這個藉口顯然不是很滿意。

“行……嗬嗬……”李牧乾笑了兩聲,心中駭然,那個傳說中的切爾夫人,居然這麼年輕。而且,用的語言居然也是漢語!

如果說克林姆頓的那種漢語是那種歐美式的怪音調漢語,那切爾夫人就是純正的普通話了,這讓李牧很難想象,一個歐洲的上流女性,會說這麼標準的副通話。

切爾夫人是沈蔓歌的粉絲。再次的坐回了沙發上和沈蔓歌聊起天來,對李牧和陶土以及克林姆頓等人不聞不問。

李牧倒是也冇有生氣,雖然切爾夫人的身份或許很尊貴,但是說到底,也是女人,李牧哪裡會和她計較?

“切爾夫人就是這個性格,不要和她計較了。”克林姆頓笑了笑。

對這個有些神秘的切爾夫人,李牧第一次有一種摸不透的感覺,一個容貌類似於學生模樣的少女。怎麼可能支撐這麼龐大的商業集團呢?就算她是天才,是神通,似乎也冇有什麼可能。

如果說她背後冇有什麼勢力在遙控她做這一切,李牧都有些不相信。不過,這些並不關李牧的事情,不是麼?-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