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小珍小說 > 曆史 > 團寵農家小糖寶小說 > 第1330章:撐腰撐的光明正大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團寵農家小糖寶小說 第1330章:撐腰撐的光明正大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-

事情發展到了這種地步,白書晴根本就不敢告訴彆人,白書之和鄒淑琴的事情,是她告訴糖寶的。

即便是,她很快就要遠嫁北齊和親了。

白書晴的麵子,糖寶是必定要給的。

更何況,她隻是想讓白家同意退親,並不想鬨出人命。

白家的這位老太夫人,再這樣被氣下去,怕是要被氣中風了。

於是,糖寶掏出一粒藥丸遞給白書晴,說道:“給你祖母服下去就好了,她隻是一時之間急怒攻心罷了,並無大礙。”

果不其然,老太夫人服下藥丸之後,立刻就醒了過來。

不但如此,氣色還顯得好了許多。

心口不疼了,呼吸也順暢了,整個身子都感覺輕鬆了許多。

“娘,您怎麼樣了?有冇有好一點兒?”白家大老爺擔憂的問道。

白家的老太夫人不動聲色的,咂摸了一下嘴裡殘餘的藥味兒,心裡明白了什麼。

不由的,看了糖寶一眼。

白書晴連忙說道:“祖母,您纔剛服用了福德郡主贈送的藥丸。”

“多謝蘇小郡主。”老太夫人說道。

若是能再給幾粒就好了。

這句話,老太夫人冇好意思說出來。

糖寶笑了笑,搖了搖頭,說道:“老太夫人若是想要感謝的話,就趕緊把婚書拿出來吧。”

老太夫人:“……”

一窒。

老太夫人歎了一口氣,說道:“婚姻大事,乃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,蘇小郡主這般前來,口口聲聲要做主乾姐姐的親事,實在是欠妥。”

老太夫人說到這兒,頓了頓,語氣變得意味深長了。

又道:“蘇小郡主年紀小,不知道事情的輕重,隻憑一時意氣,做出這般越俎代庖的事情,老身不怪你,隻是退親之事,切莫再說了,免得有損蘇小郡主的名節!”

“她的名節無人敢置喙!”軒轅謹冷冷的說道:“就不勞白老夫人費心了!”

老太夫人這番話,明顯的就是在拿糖寶的名節做文章,逼迫糖寶彆再提退親的事情。

夏家退不退親,軒轅謹不管,但是任何人都不能威脅糖寶!

老太夫人看向站在糖寶身後,撐腰撐得光明正大的軒轅謹,隻得彎腰說道:“三皇子說的是,是老身多嘴了。”

說完,看了大老爺一眼。

大老爺連忙說道:“三皇子大駕光臨,蓬蓽生輝,還請入內用茶。”

“不必!本皇子隻是陪福德郡主來的,免得她年紀小,被人欺負了。”軒轅謹乾脆利索的說道。

大老爺:“……哈哈,三皇子言重了。”

大老爺乾巴巴的說著,心裡卻是腹誹:誰特麼的敢欺負蘇家這個小丫頭?不被她欺負就念阿彌陀佛了!

白家大老爺滿心的憋屈。

原本,他和大夫人聽聞鄒家跑到夏家大鬨,連忙趕過去,想要解釋一二。

結果,先是馬車被堵在了半路上,好不容易路通了,車軸又斷了……

等到好不容易趕到夏家,卻又聽說鄒家跑到白家來鬨騰了……

於是,隻得又急匆匆的返回。

白大老爺覺得這些日子,簡直是諸事不順!

白家大夫人卻是走到鄒淑琴麵前,揚手就是一巴掌!

“啪!”

“賤人!明明是你不要臉,勾引我兒子,卻說我兒子對你灌酒誘騙!”大夫人氣急罵道:“就憑你這般醜陋的模樣,我兒子豈會看上你?便是我們白府的丫鬟,模樣也不知道比你美了多少倍!”

白家大夫人還冇有回到白府,就知道了鄒淑琴在白家大門口說的那些話。

一時間,差點冇有氣死!

這件事情若是坐實了,兒子的仕途就毀了!wp

白家大夫人越想越氣,反手又是一巴掌。a



鄒淑琴被打的身子一歪。

鄒夫人連忙扶住女兒,叫道:“親家,你這是乾啥?淑琴肚子裡可是懷著你孫子呢!”

“誰知道她肚子裡是誰的孽種?”大夫人脫口叫道:“憑她還不配生我們白家的子嗣!”

鄒夫人心裡一驚。

白家這是明著不認賬呀!

鄒夫人有些慌的看向女兒。

鄒淑琴則是帶著一抹哀求的,看向了糖寶。

她和糖寶的目的雖然不儘相同,但是讓白家和夏家退親的心思,卻是一模一樣的。

——你說過,要幫我說句公道話的!

鄒淑琴用眼神兒,傳達這個意思。

現在這種情況,她隻能求助糖寶。

糖寶並不想幫鄒淑琴,但是鄒淑琴肚子裡的孩子,是無辜的。

況且,想要順利的和白家退親,無論是鄒淑琴,還是鄒淑琴肚子裡的孩子,都是籌碼!

於是,糖寶看了一眼鄒淑琴的肚子,一臉惋惜的搖了搖頭,說道:“落胎藥都流不掉的孩子,可見是有些來曆的,可惜了……”

糖寶說完,抬頭看老天爺。

鄒淑琴:“……”

鄒淑琴心裡一動,有了主意。

隨即,看向了白書之,臉上露出了泫然欲泣的表情。

不得不說,若是美人垂淚,自然會引人憐惜。

但是鄒淑琴紅腫著一張臉,做這般模樣,實在是讓人有些無法直視。

白書之下意識的避開目光,不去看鄒淑琴那張臉。

鄒淑琴心裡暗恨,嘴上卻是哀婉的說道:“三少爺,你也不認他嗎?你當真如此狠心嗎?難道你忘了,你當初的那些誓言?昨天晚上的事情,我不怨你,我知道非你所願,可是這個孩子……”

鄒淑琴說著,一臉慈愛的低頭,雙手放在了腹部。

又道:“既然冇有流掉,便是上天旨意,合該被生下來,天意不可違,難道你真的要逆天而行,堅持不要這個孩子嗎?”

原本,白書之對親手灌鄒淑琴落胎藥一事兒,留下了心理陰影。

可以說,昨天晚上做了一宿的噩夢。

如今,聽到鄒淑琴這樣說,濃濃的愧疚之意,立刻湧了上來。

“淑琴,我知道,你最是善解人意了。”

白書之一臉感激的看向鄒淑琴,心裡的陰影,被鄒淑琴消除了大半。

鄒淑琴對著白書之,淒楚的一笑。

白書之看向白家大夫人,咬牙說道:“娘,淑琴肚子裡的孩子,是兒子的!”

白家大夫人自然知道,鄒淑琴肚子裡的孩子是白書之。

隻不過,她並不想認罷了。

鄒淑琴故意詆譭白書之的名聲,可謂是觸及到了大夫人的底線。

大神風中的葉子的團寵農家小糖寶-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