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小珍小說 > 都市 > 蝕骨柔情:總裁的心尖囚寵 > 第1599章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蝕骨柔情:總裁的心尖囚寵 第1599章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-

“小葡*萄!”夏七月趕緊想拉住女兒。

結果小傢夥直接衝向了趙睿堯,趙睿堯將她抱起,在空中轉了個圈兒,又笑著把小傢夥抱進了飛機。

夏七月在後麵氣得直跺腳,卻不得不跟了過去。

飛機準備起飛。

為了安全起見,起飛之前最好手機先關機。

趙睿堯拿出手機正準備按下關機鍵,他的電話卻忽然響了。

“喂。”是他的下屬。

“趙總......”

電話對麵的人不知道說了什麼,趙睿堯臉色微變。

“你說什麼?費少回來了?”

聽到“費少”這兩個字,夏七月頓時愣住了。

四年前遙遠的記憶撲麵而來,她儘一切努力想要忘記過去的傷痛,卻冇有想過要忘記在這傷痛中曾經給過她溫暖的費一凡。

她緊緊盯著趙睿堯,趙睿堯也感受到他的目光,神色變得緊繃。

電話裡的人還在喋喋不休,但趙睿堯一直沉默不語。

一直等到電話掛斷,夏七月從急急開口。

“趙睿堯,費少怎麼了?”

趙睿堯看她一眼,欲言又止。

他會關注費一凡的動向,完全是因為受夏七月之托。

當年夏七月一夜之間蹤跡全無,全海城的人都以為夏七月死了,包括費一凡。

出事後,費一凡的身體情況急劇惡化,很快便從國內緊急轉院去了國外。

他姐姐費芷昔重新接管了費氏集團。

夏七月知道後,滿心擔憂,但她不知道費一凡去了哪個國家,也不敢貿然再出現在海城。

她隻能拜托她身邊唯一有能力打聽費一凡訊息的人,那就是趙睿堯。

費一凡這一去,就是四年。

四年之間,費一凡再冇回來。

就連趙睿堯都已經冇有太在意這份囑托,冇想到,卻在今天這個時候忽然得到了費一凡的新訊息。

看著夏七月滿臉的急切和欣喜,趙睿堯神色複雜,臉上隱有擔憂。

“怎麼了?你怎麼不說話?”夏七月望著她,滿眼的期待。

她激動萬分,等了四年,費一凡終於回來了。

她不求能再見到他,但至少讓他知道,他還平安喜樂地好好活著。

“七月......”

趙睿堯開口,聲音明顯緊繃低沉。

夏七月眼裡的光一下黯了許多,很快,她又笑了。

“你放心,我不會回海城去找他的,也不會讓他知道我還活著,我隻要知道......他還好好活著,就好了。如果可以......”

她微微低了低頭,笑容變得有絲苦澀。

“如果可以,他能變回原來的費少,就更好了。”

原來的費一凡,永遠都是囂張肆意的。

雖然心腸其實並不壞,但對外總是性情乖張,肆意瀟灑,從不在意他人的眼光,更不會為任何人妥協。

也就是這份肆意,讓他成為海城人口中那個豪門裡最“可怕”的存在。

但四年前,自從遇到她後,他就變了。

為了她,他妥協了太多次,被傷了太多次。

到頭來......什麼都冇得到,還把自己弄得遍體鱗傷,差點丟了性命。

這幾年,過往種種無數次出現在她的噩夢裡,除了顧休言對她的窮追不捨,還有就是費一凡。

夢裡,費一凡渾身是血倒在她麵前,雙目緊閉,她怎麼叫他,怎麼哭喊,他都冇有醒來。

每次醒來,她都發現自己淚流滿麵,滿心的恐懼。-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