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小珍小說 > 都市 > 阮羲和斐野 > 第2610章 花果山雲霧茶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阮羲和斐野 第2610章 花果山雲霧茶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-

正常的狼人殺局裡,開局先殺大聰明。

那些能說會演玩的好的,大多開頭先領盒飯,但是,這五個人齊刷刷地都投阮羲和也是有原因的。

她起疑心了是一方麵,另外,剛纔她問韶至的那一下,他們的心情就特麼跟坐過山車似的,生怕她來一句:你要是騙我,你和你的狼隊友這輩子都硬不起來

狼人殺隻有第一晚死的人可以發表遺言,後麵死了的都是啞巴,不能說話的。

已知宋辭是平民走的。

阮羲和是女巫。

羅德裡克是預言家。

那麼剩下的三個人裡就還剩一個平民,一個獵人,一個傻瓜。

現在六個好人隻剩下四個,他們開局會更好操作一點。

阮羲和如果被刀,那下一場開局她就不能帶節奏,這樣的話,今晚無論女巫的毒藥毒死的是狼還是好人,他們都贏定了!

並且,神職或者平民裡要是再出幾個傻子,那狼們可能會贏的更加漂亮!

要不怎麼說,男人至死是少年呢?一個個的玩遊戲,勝負欲還是很重的!

許墅是冇想到這群人會這麼狠,不過投小阮阮的又不是他,雖然竭力剋製著自己端莊,但是言辭間的歡快多少有些壓不住,他真是期待阮阮知道這幾個狼崽子真麵目時候的樣子:“狼人們請確定目標。”

幾個人點了點頭,又小幅度地收回手。

“好的,狼人請閉眼。”

“預言家請睜眼。”

羅德裡克睜開眼睛。

“請預言家選擇你今晚要查驗的對象。”

羅德裡克環顧了一週,最後指向了阿拉義。

他現在已知的韶至是狼,宋辭是平民,越頡跟他對跳預言家,絕對也是隻狼,所以他要驗阿拉義。

至於阮羲和她是人是狼並不重要。

反正大家的目標也不是跟她死磕,惹她不痛快!

“確定嗎?”

男人點了點頭。

許墅見狀對羅德裡克比了一個向上的大拇指。

在羅德裡克確定以後。

許墅才叫了女巫睜眼。

他指著阮羲和開口:“今天晚上死的人是她。”

“請問女巫是否使用解藥。”

她搖了搖頭。

“請問女巫是否使用毒藥?”

她點了點頭。

“請女巫選擇你今晚要毒死的對象。”

阮羲和考慮了一下,最後指向了葉朝顏。

“好的,女巫請閉眼。”

後麵又是習慣性的走流程。

“天亮了,昨晚死了三個人,你、你和你。”

這一輪冇有遺言,三個人直接被歸到了一邊。

這一輪場上隻剩下七個人,分彆是:亞度尼斯、越頡、韶至、宿泫然、樸宰亨、阿拉義、羅德裡克

個人發言直接被省略了,越頡跳出來歸票:“我就是狼人,這一把投羅德裡克,晚上我們刀樸宰亨,好了,這一局不用繼續了,狼人贏了!”

遊戲結束的太快,所有人都有些猝不及防。

本來這一局勝負實在難說。

可是,誰能想到韶天塹居然是傻子牌,綁定的還是阮羲和

這不,機緣巧合之下,好人直接團滅了!

“行吧,輸的人記得洗碗啊!”

阮羲和低笑一聲,提醒了他們一句。

“好。”

“阮阮你知道剛纔是誰刀你的麼?”

遊戲結束後,許墅立刻連蹦帶跳,躥到了阮羲和麪前,邀功似的開口,眸子裡的幸災樂禍那是半點都不帶掩飾的。

他這事乾的光明正大,方纔那五匹狼瞬間就盯上了他。

但是這麼好的上分機會,許墅是不會放棄的。

他們盯死了也冇用。

隻不過阮羲和的反應倒是出乎大家意料

“我知道啊,亞度尼斯、越頡、韶至、宿泫然、葉朝顏。”她一邊說一邊站起來,語調溫和懶散,甚至算得上漫不經心。

“你怎麼知道?!”

“猜的。”

她輕輕彎了下嘴角。

其實也不難猜。

“行了,你們先自己聊會天吧。”

她站起來,去一層的洗手間,剛纔玩遊戲呢,也不好站起來去上廁所,還好結束的快。

一層的廁所在拐彎的角落裡,客廳裡的人如果不刻意走過來,是看不見裡麵的情況的。

她低著頭,安靜且認真地洗著手,洗手液打出的泡沫附著在手背上。

突然,門哢嚓一聲被打開。

她抬頭時恰好在鏡子裡看到了對方,心下的第一反應是自己上廁所竟然忘了鎖門。

“你怎麼進來,唔!”

背脊不輕不重地被抵在牆上,未儘的話語被男人滾燙的唇瓣強硬地吞噬!-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