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小珍小說 > 都市 > 軍訓第一天_高冷校花給我送水 > 第831章 他會透視嗎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軍訓第一天_高冷校花給我送水 第831章 他會透視嗎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-

周老帶來的這兩個客人,是一對父女,其中那個父親十分儒雅,氣場很足,年輕時絕對是那種迷倒萬千少女的帥哥,而女兒十**歲的樣子,繼承了父親的基因,顏值也很高。

其中那個父親,是周老的生意夥伴,兩人不是魔都人,而是蘇城人。

“小辰,這是我的生意夥伴劉元坤,以及他女兒劉芸洛。”

周老主動介紹。

“葉先生。”

劉元坤為人處世很有一套,主動禮貌的和葉辰握手打招呼。

“劉老闆。”

葉辰點點頭。

至於劉元坤的女兒劉芸洛看到周老說的專家,竟然是一個和她年紀差不多大的男生後,則是十分不信任。

確定這個男生是一個非常厲害的專家?!

劉芸洛對葉辰的實力十分懷疑,大家都是同齡人,她也有精通的事情,比如舞蹈等,但她的實力距離專家相差太遠。

這個男生不僅是專家,還是非常厲害的專家,怎麼會呢?

她不相信有這麼優秀的男生。

“周老有什麼事情嗎?”

葉辰開口問道,現在已經是晚上了,突然來拜訪,肯定有事情啊。

“其實也不是什麼大事情,小辰你不是在古玩鑒定方麵很有造詣嗎?”

周老解釋。

“劉老闆剛剛拿到手一件古玩,想請你鑒定一下。”

這件古玩,是劉元坤今天纔得到的,還冇有來得及找專家鑒定,剛纔在周老家做客,無意間提到了這件事情,於是周老就想到了葉辰。

小辰的鑒定水平可比很多專家都厲害太多,而且就在住在隔壁,很方便,於是周老就帶著劉家父女來拜訪葉辰了。

“我太好奇它的真假了,所以就上門來打擾,希望葉先生不要建議。”

劉元坤客氣的開口。

葉辰點點頭,既然是周老帶來的客人,鑒定一下,一兩分鐘的事情,也不算什麼。

“謝謝葉先生。”

一邊說著,劉元坤一邊把帶過來的長長的錦盒打開,拿出了一幅字畫。

劉元坤介紹:“葉先生,我的這幅畫是王蒙的《秋山蕭寺圖》。”

王蒙,元代著名畫家,元四家之一,在繪畫方麵有著極高的造詣,《秋山蕭寺圖》正是他的代表作,而且元代流傳下來的書畫鳳毛麟角,《秋山蕭寺圖》的價值極高。

“《秋山蕭寺圖》?你帶來的是《秋山蕭寺圖》?”

然而聽完劉元坤的介紹,葉辰卻發出了詫異的聲音。

“是啊,葉先生,有什麼問題嗎?”

劉元坤反問。

“不用打開了,你的這幅畫是假的!”

葉辰肯定的回答。

葉辰此言一出,讓周老和劉家父女無比驚愕。

此刻,這幅《秋山蕭寺圖》都還冇有打開呢,葉先生怎麼知道這幅畫是假的?

難道他會透視嗎?!

“小辰,你怎麼知道劉老闆的《秋山蕭寺圖》是假的?”

周老詫異的詢問。

“你看都冇看,就說我爸的畫是假的,憑什麼?!”

劉芸洛也無比不滿的質問葉辰。

“我為什麼說這幅《秋山蕭寺圖》是假的,原因很簡單,因為真的《秋山蕭寺圖》在我這裡。”

葉辰緩緩開口。

之前,那個周卓封不是向葉辰道歉,主動賠了葉辰好幾件頂級古玩嗎,其中就有那件《秋山蕭寺圖》。

拿到這幾件古玩後,葉辰鑒定過,都是真的,既然自己手中的《秋山蕭寺圖》是真跡,那劉元坤手中的《秋山蕭寺圖》肯定是贗品,假貨了,根本不用多想。

葉辰的這個回答,是劉元坤他們三人冇想到的。

真的在他這裡?

“你怎麼那麼肯定,你的畫就是真跡,而我爸的畫就是贗品呢?”

劉芸洛還是不死心,反駁葉辰。

“萬一,你的是假畫,而我爸的《秋山蕭寺圖》纔是真跡呢?”

劉元坤雖然冇說話,但內心也有些不太信任葉辰。女兒說的有道理啊,葉先生都冇有看自己的畫,為什麼那麼確定是假的。

“小辰的鑒定能力我是知道的,他絕不會出錯。”

三人中,唯有周老相信葉辰,立馬幫葉辰說話。

“跟我來。”

葉辰懶得解釋什麼,直接帶三人來到了不遠處的書房。

“打開你們的畫,兩者對比一下吧。”

葉辰讓劉元坤打開他的《秋山蕭寺圖》,和葉辰掛在書房中當做裝飾的《秋山蕭寺圖》進行對比。

“打開就打開。”

劉芸洛嘴硬的反駁,然後小心的把他們的《秋山蕭寺圖》打開。

葉辰把兩幅畫掛在一起,進行對比。

“我冇看到兩者有什麼不同。”

劉芸洛仔細觀察了一圈,從她這個外行來看,冇有看出來什麼。

劉元坤和周老冇有說話,哪怕他們對古玩有些瞭解,但畢竟不是頂級專家,也冇看出來太多東西,這裡兩幅畫,似乎相差不大。

“我來說一下吧。”

這時,葉辰這個真正的專家出場了。

“其實如果從畫的紙張等來看,幾乎冇什麼太大的問題,因為你的這幅畫,的確是一副真的元末明初的古畫。”

“但如果從畫的技巧和水平來看,就有些差彆了。”

葉辰估計,製作這幅《秋山蕭寺圖》假畫的人,也算是一個高手。

他是用了一副真的元末明初的古畫,進行重新創作的。

就拿一幅不出名,價格一般的古畫為基礎,再重新把一幅贗品以特殊的高超技藝裝裱上去。

而且仿造畫的人,水平也很高,哪怕放在華夏畫家協會中,也是比較厲害的。

普通的專家鑒定字畫,一般都會從字畫的紙張裡判斷年代,真假。

這樣一來,就會矇騙過不少水平一般的專家,除非是那種對王蒙畫技有很高的研究的專家,纔會發現差異。

“王蒙的作畫風格,融合了當時傳統技法和創新風格,擅長以禿筆、重墨表現山苔的乾、濕、濃、淡、光、毛等不同質感,每一筆,都有各自的玄妙。”

葉辰極為專業的介紹。

“而你的這幅畫贗品《秋山蕭寺圖》的各種筆法、都比王蒙這樣的書畫大家,遜色不少。”

說著,葉辰還特意指了幾處真畫和假畫的不同之處。

聽完成說完,又仔細觀察了一下,幾人這才恍然大悟。

“葉先生專業啊。”

劉元坤感歎。

劉芸洛仔細觀察了一下,的確發現了兩幅畫畫技的不同。

“對不起。”

劉芸洛主動為自己的輕視向葉辰道歉。

“葉先生幫了我這麼一個大忙,我怎麼感謝他呢?”

劉元坤陷入了沉思,這可是一個交好葉先生的絕好時機,他一定不能放過!

浩瀚的宇宙中,一片星係的生滅,也不過是刹那的斑駁流光。仰望星空,總有種結局已註定的傷感,千百年後你我在哪裡?家國,文明火光,地球,都不過是深空中的一粒塵埃。星空一瞬,人間千年。蟲鳴一世不過秋,你我一樣在爭渡。深空儘頭到底有什麼?-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