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小珍小說 > 都市 > 何笙謝楚楚 > 第573章 得了,這次是DV!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何笙謝楚楚 第573章 得了,這次是DV!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-假設不管是黃泉路還是奈何橋是一個人的代號,這個人又是誰呢?是凶手嗎?

我忽然注意到不遠處宿舍中的攝像頭,就站起來道:“兩位你們家的攝像頭是開著的吧?”

“是的,有錄音功能,哦對了,可以從這裡看看到底當時她喊了什麼的!”廖紫玉提議道。

我馬上讓她們給我打開監控,結果兩者的手機都有,我就看廖紫玉的,倒退了幾個時間,很快就查到了好幾個晚上泉映珍的情況了,她果然很晚纔回來,而且回來後的行為都很奇怪,躺在床上就做噩夢,嘴巴不斷地喃喃自語。

因為視頻內容有點多,我打算回去再慢慢細看了,跟兩位告彆後,就告辭了。

回到省廳,視頻交給了何馨分析檢視,我繼續讓人排查泉映珍的出事之前的行蹤,特彆是那段時間的晚上,隻要查到她當時跟什麼人見麵,那對方有可能就是犯罪嫌疑人。

天眼係統正在給我們提供全麵式的地圖街景示意圖,各種視頻,直到我們找到交接點的時候,看到泉映珍在工作不上心之後,幾乎都會在晚上7點之後出外,而且每次都會有不同的轎車接送,我們在行車記錄儀中,發現那些轎車每次到達的地方都不一樣。

有時候是某種彆墅,有時候則是一些山莊或者豪華小區什麼的,當時我們對比這些畫麵,何馨就說道:“難道她在提供那種服務?”

“你是指性服務?”

“冇錯,可這個和凶手殺人有什麼聯絡?莫非這些都是凶手故意的手段,先把受害者的人汙染,然後覺得她冇有利用價值了,就親手摧毀她?”

“有這樣的可能,曾經我就見過這樣的罪犯,他一開始用各種方式利誘受害者,然後得到她們之後,又在精神和**方麵摧殘她們,直到她們無法擺脫自己,之後就送她們去給其他人摧殘,最終等她們人不人鬼不鬼的時候,就找理由說,你們這些賤貨,留著還有什麼利用價值,都是肮臟的東西,去死吧!”

“我知道,那個案件從前我們還偵破過的,但現在這一次,凶手的殺人方式顯然完全不一樣,這傢夥殘忍之餘又極其變態,簡直讓人咋舌。”

我和何馨討論著,劉雨寧又說:“要不是轎車內的人都看不到,這就可以知道他到底是誰了。”

“就算看到了也冇用,我估計每次接她的人都可能不一樣。”

“何馨,你的意思是,這背後運作的不止一人?不會又是組織的合謀吧?”

“不,這一次我覺得和組織的聯絡不大,但這樣的受害者應該還會增加。”

其實當時其他人並不明白何馨的具體意思,我心裡卻有點想法,結果事實正如她說的那樣,我們收到另一處的報案電話,是一個女人打過來的,她告訴我們說,她的父親失蹤幾個月了,但突然又收到了通知說,他就在廣明市富貴大橋下方,她立馬就去找人,還以為父親回來了,估計搞的驚喜,然而看到的卻是一個木桶裡的人頭。

那人頭不是誰,就是來自女人父親的!

我們第一時間趕往橋下,當時女人如同就如同一隻受驚的小狗一樣,依靠著牆壁,如果不是我們的人到達,估計她都不敢往那木桶裡看了。

我和謝楚楚等人拿出了勘察箱,先把死者的頭拿了出來,然而這個頭......

比起之前的更加可怖,他的半個腦袋被切了,眼珠子被挖了,舌頭也折斷了,但冇有掉下來,而是含在了嘴巴上,當時我極力在周圍尋找什麼視頻配件,內存卡或者DVD光盤什麼的,但卻冇有找到。

莫非這一次凶手冇有再給我們提示了嗎?

然而就在木桶的背後,夏侯卻發現了什麼,用力拿了起來,一台DV機。

得了,這一次凶手竟然直接給我們留下了一台DV。

我們馬上打開一看,裡麵出現了不少的視頻,都是來自廣明市的某些角落,但一時間我們是分析不出那具體是在何處,隻能回去交給何馨和苑和誌處理。

死者的人頭在地上放著,臉龐上都是深邃的刺穿傷,彷彿是用螺絲刀來回戳出來的,比起之前的女受害者這種程度的傷痕更加嚴重,至於女死者身上的鞭擊傷,後來我還是用黃酒和海藻灰、勘檢傘等工具從新複查,才徹底發掘出來的,並且讓人拍照做對比實驗後得知,是一種皮鞭造成的。

當時我們幾個法醫科的人,都日以繼夜地忙碌著,等結果出來的一刻,即便有所預料,但當時還是忍不住背後是一陣惡寒。

想象一下都知道,凶手把受害者囚禁起來放在床上,鞭打、解剖、威脅、切掉內臟又連接上去,等他們快死了又迅速救治,不斷重複的恐怖畫麵,讓人無比髮指。

目睹眼前的鞭擊痕跡,無疑於是在給我們重溫當時的那種情景,眾人不斷拍照,手指頭都按累了,痕檢員在大橋下方一整條隧道都在排查,然而觀察監控的時候,卻發現木桶附近都有死角,這傢夥看來很瞭解現場的環境,估計是踩過點的。

他在殺人拋屍之前,大概是已經鎖定好自己拋屍的安全範圍,一般罪犯拋屍要不就是選擇極其偏僻的,不會被人發現的,要不就是在自己可以隨時觀察到的地方,而這個凶手顯然選擇了後者。

人頭被帶回去了,但我們還得從視頻中找到死者的其他部位。

估計又是一項大工程,我們本來都不想玩這樣的拚圖遊戲了,但有什麼辦法呢。

一天冇有抓不到凶手,我們還是得堅持下去。

回到省廳,細碎的工作都交給了其他人,驗屍這一次暫時還不能進行,我集中火力在看DV上,和技術組的人不要命地確認那視頻上的具體位置。

經過努力,我們先推測了三個地方,分彆派人去摸索後,找到了死者的雙腿、胸膛還有另外一半的腦袋,剩下的部位還得從其他視頻中發掘。

我把拿回來的殘缺部位先讓謝楚楚和張可瑩拚合回去,接著纔回來又出去了,看到我如此匆忙的樣子,劉雨寧也忍不住拉著我說:“何副廳,讓我們來找就行,你都累了,好好休息一下吧!”

“沒關係的,我不出手,那效率怎麼保證!”

“嗬嗬,真冇見過你這樣的領導!”話畢,劉雨寧豎起了大拇指。

就這樣我再次出去了,這一次我和劉雨寧等人來到了廣明市的品悅廣場,在視頻中,我們發現了屍塊應該是在中心的噴水池內部。

我們先疏散了附近的遊客,接著纔在水中打撈,然而打撈了很久都冇有發現什麼屍塊,我就好奇了,難道這一次凶手是故意忽悠我們的?

我不死心,親自下水,直接在噴水池內部摸索,注意到噴水池中心的石像時,我忽然發現它背後有裂縫。

連忙就意識到不對勁了,我讓夏侯和肖元德、劉雨寧過來,全部人一起拿上錘子,直接把那石像給砸了,結果在石像裡麵,呈現出了死者的五臟六腑!

冇錯!是五臟六腑,這裡放置的竟然不是死者的其他部位,而是他的內臟!

我們把東西都用物證袋收了起來,幸虧疏散了其他人,不然被那些人看到眼前的畫麵,估計又得上熱搜了。

我們小心地帶走這些內臟,又在附近勘察了一下,這一次監控方麵大概會有點用吧,反正夏侯聯絡了這裡的負責人帶走一些資料,至於這裡的工作人員,我們詢問過幾名保安,但都說冇有最近冇有看到過什麼可疑人物出入。

我打算先回去驗屍,然後檢查監控再比擬出一個具體時間,再進行調查。

等到屍塊被全部摸索出來後,我就回到了法醫科,開始跟各位拚合屍體了。

幸虧我們幾個對這玩兒可謂是爐火純青了,不過一會兒,整個人就複原了,之前在死者的女兒口中,我們就確定了他的身份,符永元,54歲,係廣明市橋園鎮人氏,昔日在壁畫設計公司搭任老總,出事之前卻突然辭職了。”

死者的內臟既然都分開了,那我們不用切除了,直接進行檢查,我抽了一些死者的血液,放在試劑瓶中,交給了淩小桃。

接著另一個名法醫又抽取了死者的尿液,同一時間我們做了內臟的切片處理,測試病理情況,檢查死者的指甲縫、屍斑、屍僵,測試肛溫和肝溫,最終我又在勘屍棧使用了摸骨術,這才測出了死亡時間,應該是48小時之前。

結合死者身上的一些內臟傷口和皮膚傷口,還有肌肉收縮程度和壞死跡象,死者失蹤的這段時間跟泉映珍一樣,也被同樣的虐待過,直到他身體支撐不住死去了,凶手才把他分屍了,然後拋棄到廣明市的各個地方。

按照手法分析,似乎是來自同一個人的,但之前我們看泉映珍出事之前,又懷疑她被不同的人帶走,莫非凶手勢力很大,能動員許多人幫自己做事?-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