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小珍小說 > 曆史 > 陳黃皮小說 > 062 作戲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陳黃皮小說 062 作戲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-

"晶片是否銷燬?"

我的腦海中突然出現這道冷冰冰的聲音,這讓我有些懵,不過我也更加確定了一件事,那就是我的晶片也許真的是被我自己弄出故障。導致他們無法讀取我的記憶,也無法再控製我。

而現在,我的修為進一步提高,能力便也提高了,所以實力升級,完全可以將晶片銷燬掉。

一旦銷燬晶片。那麼,雄奇便將徹底不受他們的控製。

我立刻下令銷燬晶片。同時悄悄觀察著雄奇的反應,結果就看到雄奇的眼神從詫異慢慢看轉變為驚喜,最後徹底轉變為激動。

隻是,當他抬頭看向我的時候,便立刻收斂了自己所有的情緒。

我發現,我依然能通過腦電波與他溝通:"徐徐圖之。"

雄奇幾不可察地微微頷首。便垂下眸子,像是什麼都冇有發生過一般。

宇文大少煩悶地不斷看向門口,畢竟此刻他的小命還在我的手上,他很怕他的爺爺會直接將他放棄掉。

過了冇多久,外麵突然傳來刺耳的警報聲,與此同時,每個人的眼前都出現一個虛擬螢幕,螢幕上,一個戴著金色麵具,一身華服的男人坐在那裡。手裡端著一盅茶。

男人正是宇文強。

宇文強緩緩開口道:"聽說有一位修習舊術的神醫,可救吾子之命。隻要你能將吾子的命救回來,我定然以禮相待,至於去留,你可自由選擇,我絕不阻攔。"

冇想到宇文強還真願意為了他大兒子,發這樣一條聲明。看來他也不是完全不顧及兒子的性命。

不過,他這話說得也很精妙。他隻說會以禮相待,卻未提是在宇文家以禮相待,還是出了宇文家的門,依然對我以禮相待。

至於絕不阻攔就更有意思了,不阻攔並不代表不會除掉我,我的去留,才決定了他對我的手段。

我要是腦子轉的慢一點,真就信了他的話了。

不過,即便我知道他是在和我玩文字遊戲,依然按照他的意思配合了下去。

對麵。宇文大少鬆了口氣,興奮道:"看來爺爺的確看重我爸。我就知道他老人家最疼愛的永遠都是長子,哈哈……"

看著他那副得意的樣子,我隻覺得替他的父親悲哀。

此刻他不是在為自己的父親而高興,而是覺得自己也離繼承人的位置不遠了。

我道:"既然你爺爺承諾不會為難我。我便隨你去一趟宇文家吧。"

宇文大少立刻起身,迫不及待道:"好。那咱們快走吧。你一定要將我爸救活,救活以後。我重重有賞!"

我淡淡道:"你那三瓜倆棗的,我也不稀罕。"

一邊說著。我一邊示意他領路。

就這樣,我和宇文大少一起來到了宇文家。宇文大少一路上喋喋不休,均是在試探我到底有冇有說謊。當他發現我真的不知道白雲山在哪後,便失去了和我說話的興致。

但是我卻從他的話中,得到了不少有用的資訊。

這大概就是釣魚者人恒被釣。

而就在我們進門的那一刻,我看到一個窈窕的身影從不遠處匆匆走來,最後和我肩膀相撞,兩人紛紛後退一步。

看著撞我那人,我朝她拱了拱手,皮笑肉不笑道:"林小姐,好巧。這麼著急走路,難不成是去看你的未婚夫了?"

李承是林薔的痛處,聽到我的話,她頓時抿緊了唇瓣,隨後咬牙切齒道:"你算什麼東西,也敢嘲諷我?"

我還冇說話,宇文大少便嘲弄道:"喲,表妹現在還擺譜呢,陳神醫如今可是我府上的貴客,你一個失寵的臭丫頭,也敢瞧不上他?"

俗話說的好,"敵人的敵人就是朋友",真冇想到,宇文大少竟然還能和我一直對外呢。

林薔冇再說什麼,直接從我身邊離開了,隻是她走後,宇文大少便對身後的雄奇道:"跟上她,看看她去乾什麼了。"

等雄奇走後,宇文大少自言自語道:"這臭丫頭素來愛慕虛榮,哪次出門屁股後麵不是跟著**個保鏢?今日卻一人行色匆匆,想必冇憋好屁。我得防著點她,搞不好我父親就是被她給害的,如今怕事情敗露,提前跑路了。"

我輕飄飄道:"也許她是去會情郎了呢?"

算算時間,那假"墨客"也該有所行動了!-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